青曳

   

【忘羡】将军令01

#古代架空,HE,更新不定期

大家好这里是阿曳w
美好的暑假生活就要(和作业一起)开始啦!!!!
这个大约是中到长篇的样子,大纲其实并没有完善……但是01已经存了一个月了,我觉得不发出来又会坑掉,所以请监督我【折叠式鞠躬
祝食用愉快w

正文:

“将军!不可再往前走了!若是这些暴民……”

蓝忘机恍若未闻,白靴踏足满是秽物的土地。

“行行好……”

“给点吃的吧……”

“我儿要死了,要死了啊……”

此起彼伏的哀嚎声充斥蓝忘机的耳朵。

这就是难民营。因为瘟疫和战争而流亡的难民,不得不蜷缩在这样一些破烂棚子里度日,实在捱不下去的只能溜进姑苏偷抢了。而他们中的很大一部分是从岐山附近逃出来的。

“岐山温氏”,一个无论何时听来都让人头疼不已的家族。

温氏先祖温卯,跟随皇帝打拼天下的开国功臣,凭借赫赫战功受封临雍王,封地岐山是片富饶的土地,百余年下来根基颇稳固,也渐渐不安分。不知从哪朝皇帝开始,皇室选择用联姻换取安宁,当今临雍王妃便是皇帝亲妹嘉阳公主,而后宫最得宠的贵妃是温家的某位嫡系小郡主。

温氏嚣张,却也有嚣张的资格。

这些或因天灾,或因人祸而逃难的流民逃到岐山,却不得进城。想要赖在城外的,就被官兵乱棍暴打,致死的不在少数。主子横着走,带看门狗也昂起了头。

蓝忘机在难民中游走查看情况,到难民营最深处,略略环顾,正要离去。

突然,余光瞥到什么,他回过身,注视着角落里一个看似人形的东西,有些不确定地走了过去。他一走近,身后的部下就又开始嚷嚷“将军不可”。蓝忘机不理会,走到那东西身边。

是个人。只是披头散发,衣服也破烂不堪,缩在阴影里都不似人形。士兵们也上前,一接近就闻见混着酸味的冲天恶臭。抬眼一看,蓝忘机却面不改色。

“将军!”

蓝忘机的手搭上了那人的肩。

没有反应,应该是睡着了。

蓝忘机伸手想去拨开他糊在脸上的乱发,刹那间缩在角落的人腾地起身,朝旁一滚,做出了戒备的姿势。蓝忘机的部下纷纷长刀出鞘,登时十几把闪着寒光的刀就对准了那人。

看这防御的姿态,明显是习武之人。

那人外表脏乱,一双眼睛却极其冰冷锐利,冷冷扫过眼前的人,然后落在了一边的蓝忘机身上。蓝忘机也正好看过来,瞬间两人都是错愕。

“你?”

“哎哟蓝湛!”魏无羡乐了。

一介难民竟然认识自家将军,为首的士兵看着这个蓬头垢面的难民,艰难地张了张嘴,却什么都说不出来。

蓝忘机也在震惊当中:“你怎会……”

“那就说来话长咯。”魏无羡咧嘴笑。

他试图站起来,龇牙咧嘴好一会,还是选择了扶着墙缓缓蹭上去。蓝忘机见状立即上去搀扶。

魏无羡任他动作,坦然地说:“蓝湛我可半个月没洗澡诶?”

蓝忘机依然稳稳扶着他。

魏无羡行动不便了很长时间,身上这个味儿自己都受不了。俗话说“自臭不觉”,可见他身上的味道比想象的还要可怕。见蓝忘机面不改色淡定如山,魏无羡由衷称赞道:“……是个人才。”

举着刀的士兵们进也不是退也不是,面面相觑,不知当下是个什么情况。

“你们先退下。”蓝忘机手里扶着个叫花子般的人,对一众士兵说道。士兵们又大眼瞪小眼了一番,满腹疑惑地退下了。

等士兵走远,蓝忘机蹲下去撩魏无羡的裤腿。

魏无羡躲闪不及,被他掀开,血肉模糊的小腿就暴露在外。蓝忘机伸手欲碰,魏无羡闪开,轻道:“别,断了。”

蓝忘机闻言抬头,魏无羡收了刚才的嬉皮笑脸,面沉似水,淡然得像在说天气如何。

“你那是什么表情?”魏无羡道,“其实过两天自己就长好了……大概吧。”

蓝忘机沉默地站起来,盯着他的脸好一会,突然伸手环过他的膝盖将他一把抄起来。

“蓝湛!!??”

难民营好像静了一瞬,蓝忘机就在众难民的注目礼下走了出去。

“不是不是你等等,我有腿能走!”魏无羡撑着蓝忘机的胸口挣扎,无奈蓝忘机这人力气实在是大,魏无羡就像扣着铁箍一样动弹不得。

魏无羡只能把满头又臭又油腻的头发再往脸上糊了糊,这个鬼样子,来得是他亲妈都不会认识。

外面就停着蓝家的马车,魏无羡眼睁睁看着自己在士兵们掉地的下巴前被塞进马车。

蓝湛的马车装潢非常朴素,角落里静静燃着一支香,满是清冷的檀香味道。魏无羡第一次坐他的车,起先还十分新奇,但他的马车实在是朴素到没什么值得玩味,不像某些富家子弟的马车里绫罗绸缎,香瓜糕点的。魏无羡的新鲜劲儿立刻就过了。

不知是马车颠簸,还是檀香熏人,或是他实在太过困倦,本来想撑到下车装装样子,最终魏无羡还是靠着马车壁沉沉睡了过去。

梦境从来不肯给他安宁,尤其是累极之时,他意识薄弱,零碎的记忆就呼啸着扑向了他的梦里。

但这回好像梦里瞎扑腾的他靠上了舒适的卧榻,还有仙子一样漂亮的侍女帮他擦面。

——就算是做梦也值了。
  

抵达蓝府的时候,已是黄昏之末,太阳沉了下去,几点星辰孤零零挂上了天空。

姑苏,泽芜王府,又名“云深不知处”,和别地王府不同,建在云雾缭绕的山中。自然,为方便处理事务,在都城还有一座别府,泽芜王蓝曦臣平日住在别府较多些。

王府门口的侍卫一声“含光君”卡在喉咙里,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们尊敬的含光君,他们姑苏的大将军横抱着一个叫花子走了过来。

魏无羡发挥他脸皮奇厚的优点,在众目睽睽之下被蓝忘机抱下马车,面上不带一点不自在,舒舒服服靠在他怀里。

蓝家府邸,他也不是头回踏足了。

等到要进府门了,魏无羡忽地“诶”了声。

“蓝湛啊,我是云梦人来着?”

“嗯。”

“你是姑苏的将军啊?”

“……嗯。”

“云梦和姑苏关系咋样?”

“不好。”这倒是实话,如今乱世,云梦和兰陵的关系因为联姻自然要好些。和姑苏或是别地之间,说僵持不如说,箭在弦上,一触即发。

魏无羡眨眨眼:“那我在这里算啥?”

蓝忘机淡淡瞥他一眼,抬腿进了府门:

“战俘。”

TBC

2017.1.31修

评论(48)
热度(725)
  1. 枫林晚青曳 转载了此文字
© 青曳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