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曳

   

【忘羡】将军令02

#古代架空,HE,更新不定期
大家不要心里没底啊,阿曳写文有原则的,小虐怡情,绝不BE
今天就放假啦yeah!!!!
祝食用愉快w

正文:

02

姑苏,泽芜王府。

蓝忘机面无表情地带他来了某处。魏无羡一看差点笑翻下去。

浴池!

果然蓝忘机一路都被他熏得受不了了吧!

这样还要板着脸很辛苦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蓝忘机把他放下,几名婢女迎上来服侍。魏无羡大惊:蓝湛这厮竟如此好命,洗澡都有美女搓背?

“你们在门口侯着。”蓝忘机对几名侍女道。她们便退到了门边。蓝忘机这才转过来看魏无羡。

“你在想什么。她们都是武功高手。”

魏无羡心下明白了几分,洗澡时是没有武器傍身的。这几名看似侍女,做的却是贴身侍卫的工作。她们的衣物也不是平常侍女飘来飘去赏心悦目的那种,比较简练方便行动。

“那你沐浴的时候……”

“自然是一个人。”蓝忘机道。

“哦……”

魏无羡心里翻滚过一行:暴殄天物。

“那她们服侍夫人吗?”

蓝忘机不答,静静看着他。

魏无羡被他的眼神盯得直发毛。蓝忘机半晌才回道:“蓝府中没有夫人。”

“啊?”魏无羡眨眨眼,蓝曦臣未娶他是知道的,蓝忘机至今难道还是独身?小妾都没有?

看见魏无羡难以置信的夸张表情,蓝忘机眼底泛起一阵波澜。随后转身就走。

“诶?诶蓝湛?你别生气啊!”魏无羡立刻反应过来,恨自己嘴上没个把门的。这是能随便质疑的吗?男人的能力是能随便质疑的吗!

“你要我帮你洗?”蓝忘机转过来,语气平平地问。

“不不不不不蓝将军你还是走吧,不送。”

蓝忘机的眼神落到他胸前的一片污渍上,深深看了他一眼,还是走了出去。

叮嘱门口的侍女后,蓝忘机便去给正好住在府里的蓝曦臣报道了。

泽芜王为人随和,身为王爷却也时常走访于民间探查民情,加上温和有理,是位极受欢迎的王爷。虽然性格温和,但蓝曦臣办事可谓精明果断,姑苏被他打理得井井有条,一派繁荣和乐。

“忘机,听闻你带了人回来。”蓝曦臣虽和蓝忘机相貌极肖,眉梢眼角却不似他那么冷硬,所以倒好分辨。
    “是,归来途中救一人。”

“让我猜猜……”蓝曦臣走近了些,“魏公子?”

蓝忘机被点破,面上微窘:“王兄何以得知?”

蓝曦臣笑而不答。蓝忘机也没追问,看了看蓝曦臣身后侍从手里的包裹,讶然道:“王兄才回来两日……这便要走了?”

蓝曦臣收了笑,神色凝重起来:“近日来,岐山和云梦一直小有摩擦,德安王的态度……怕是安宁不了几日了。”

蓝忘机闻言也蹙了蹙眉,云梦……他突然心中一跳。

告别蓝曦臣,蓝忘机回浴室找人。原以为魏无羡早已洗完出来,到门口时却见几名侍女还侍候在外。

“人呢?”

一名侍女答道:“还在里边。”

还在里面?蓝忘机估摸着自己走了怎么也得半个时辰,觉得不太妙,敲了敲门:“魏婴?”

无人答应。

蓝忘机等了片刻,推门进去。

浴室里满是氤氲的雾气,魏无羡趴在浴池边一动不动,看上去竟是睡着了。

蓝忘机略感无奈,走过去蹲下,晃了晃魏无羡。魏无羡微微一动,却从池边滑了下去。蓝忘机手疾眼快抓住他的手腕,另一手顺势扶在了他的腰上。

触手是光滑的肌肤,蓝忘机顿时像被烫了一样松开,改为支在他腋下将他拉上来。他出水时蓝忘机的视线有意无意地避开,然后拿来一边擦身的大块棉布盖在魏无羡身上。

正欲将他抱起,蓝忘机余光扫过他身上,动作突然一滞。

雪白的棉布上赫然染上了一块鲜红,正缓缓铺开,那颜色扎进蓝忘机眼底让他喘息不得。

蓝忘机闭了闭眼,双手竟然有些发抖。他捏着棉布一角,缓缓揭开——

只见一道狰狞的剑伤横在魏无羡胸口。

蓝忘机屏息太久,猛地抽了口气。

看这伤受得有些时间,伤口被水泡得发白,边缘皮肉翻起。看样子只草草处理过,有些结痂,被水一泡,化开了干涸的血迹。

他问过魏无羡,只穿黑色是何意。魏无羡大概回的是黑色好看,黑色霸道,小姑娘喜欢之类不着边际的答案,所以蓝忘机没往心里去。直到刚刚在他胸口看到一块颜色不明的污渍,他才有些明白过来。

蓝忘机给魏无羡套上件衣服,将他横抱起来。期间动作放得很轻柔,尽量不牵扯他胸前和腿上的伤。

出门后蓝忘机目不斜视地对侍女道:“请许先生来。”许先生是蓝府的大夫。

隔着衣料,蓝忘机感到了怀中的人浑身在发烫。他心中仿佛烈火焚烧。

那一瞬间他脑中过去了好几个想法。

若坚持在他身边……

若早些赶回来……

若能早些救下他……

蓝忘机闭了闭眼。

有那样多的倘若就好了。

 

魏无羡醒来的时候,蓝忘机正看着他,眼底一片寒霜。
“你做梦了。”

魏无羡看着他眼里的血丝发愣,一时反应不过来:“啊?”好像是梦到了点零碎的画面。

“你究竟为何会在姑苏?”蓝忘机始终是满脸严肃。

“说来话……”魏无羡看到蓝忘机倏然冷硬的脸色,把“长”字咽下去,无奈道:“我不知道。”

蓝忘机似是愣了下:“不知道?”

“嗯。”魏无羡指指自己的脑袋,“好像摔了一跤,那天的事都忘了。醒来的时候就在那个难民营,腿还断了……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然后你来了。”

蓝忘机只看着他,没说出话。缺了记忆这种事被他说得不咸不淡的,蓝忘机竟然有点恼火。但对方是魏无羡,好像就很家常便饭了,蓝忘机那口气又泄了出去。

他眉峰蹙了起来:“那你可知德安王为何对岐山发难?”

江澄?魏无羡茫然地摇了摇头,突然想起什么,道:“你告诉他我在这儿了?”

蓝忘机道:“不曾。”自从救他回来一直忙着他的伤,还没来得及通知云梦。

“别告诉他。”魏无羡脱口而出。

蓝忘机皱眉,疑惑地看着他。魏无羡脑子里乱七八糟,解释不出个所以然,只好说:“直觉。”

蓝忘机也没怎么追问,只点了下头。见魏无羡有些困倦之色,让他服了药,那药有安眠作用,魏无羡沉沉睡了过去。

但哪怕是服了药,魏无羡的梦依然不安稳。他像醒来之前一样,皱着眉,额头冒出一层薄汗,呼吸时而缓和时而急促,嘴里一会儿喊“江澄”一会儿喊“师姐”,一会儿又不知道念叨什么。

蓝忘机静静守着他,在他动作大起来的时候稍微制住他,否则刚包扎的伤口又要给他挣开。

魏无羡在蓝忘机摁住他胸口的时候突然伸手,把他的手抱在怀里。

“别走……”

蓝忘机的手就这么贴着他心口,突突跳着的,那么鲜活而真实。

魏无羡抱着还不算,扯到脸旁边还蹭了蹭,发着低烧的温热的脸颊蹭着蓝忘机的手心,发痒发烫。蓝忘机一怔,想把他扯开,最后也没下去手。

但是被他扯着,蓝忘机只能弓着身子,也不是个能保持的姿势。最后实在无奈了,蓝忘机和衣在他身边躺下来,护在外沿,魏无羡又开始折腾的时候也方便把人摁住。

这是怎么个情况呢?蓝忘机看着被他抱在怀里的手。

他能找着千万种脱不开身的理由,他却懒得找。

只在心里承认不想离开他,这一点也不难。

TBC

这章一直发不出去,说有敏感词,我说洗个澡不至于吧lof爸爸???结果拿小号查了半天,查出来之后整个人都无语了……这个真想不到……希望能告诉我们敏感词在哪里靴靴……

2017.1.31修

评论(44)
热度(573)
© 青曳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