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曳

   

【忘羡】将军令03

#古代架空,HE,更新不定期

我这是日更的节奏???【。
祝食用愉快w

正文:

魏无羡觉得他这个战俘当得实在是太舒坦了。

姑苏大将军蓝忘机除了帮他寻春宫册子,对他这个小小战俘可谓言听计从。当然魏无羡对蓝忘机竟然没看过春宫册子表示了极大的惊讶。

“你没看过春宫?!!!”

蓝忘机瞥他一眼,干脆不理他。魏无羡住的是蓝忘机的书房兼卧室,蓝忘机批公文的时候魏无羡就在旁边叽叽喳喳个不停,蓝忘机竟也能眉毛都不抬一下地继续批下去。

“诶那可不行啊蓝湛,春宫这个东西……”

门外“啪”一声,魏无羡一看,一个小侍从低着头哆哆嗦嗦看着地上砸碎的药碗。

蓝忘机:“……”

魏无羡:“……”

侍从脸都绿了,差点哭出来:“卑职……卑职什么都没听见……将军饶命。”

蓝忘机道:“嗯,去领罚。”语气中没什么责备。侍从闻言松了口气,奔出去找人来善后。

“你平时虐待他们吗,把人家吓成这样?”魏无羡的眼神追着跑没影的侍从说。

“姑苏的军纪,雅正,严明。”蓝忘机正儿八经答,又开始批他的公文。

“是是是……”魏无羡翻了个白眼。姑苏的军纪确实够雅正够严明,人人都一板一眼不苟言笑,不上战场的时候统一穿白色常服,不知道的以为他们这里整天国丧。

当年他住姑苏的时候想抓两个小兵和他一起玩,小兵都是受到惊吓一样跑远了,让他好没趣。这要搁在云梦,规矩算什么,德安王手痒痒了都出来和小兵比划两下,士兵们也欢喜,被虐得满身泥都乐意。

蓝湛批完了最后一份公文,摞得整整齐齐的,才搁下笔,看着魏无羡:“你可知温晁此人?”

魏无羡歪着脑袋想了想:“岐山将军?”见蓝忘机点了点头,魏无羡问:“问他作甚?”

蓝忘机肃然道:“你这样子,和他脱不了干系。”

“我?温家?云梦?岐山?”魏无羡自个儿乱了套。

蓝忘机叹气。这边忘得倒是干净,查起来真是不太容易。

根据暗卫陆陆续续送来的情报,只能查到三月前德安王外出时遭人暗算被劫走一回,几日后安稳地回了府里。这本是小事一桩,问题就出在和魏无羡身上的伤恰好对上了时间。

其中有什么变故,为何魏无羡醒来会在姑苏,这些就不得而知了。看着还在兀自苦恼的魏无羡,蓝忘机的眼神沉了几分。

“蓝湛,你们府里有荷花吗?”魏无羡突然来了这么一句,蓝忘机也是愣了一下,回道:“有。”

魏无羡笑起来:“带我去看吧?”

蓝忘机应了,走过去想把他抱起来,魏无羡连忙道:“诶诶诶别用抱的。”

这几天他能出门转转了,偶尔听到王府的人嚼舌根。真是说什么的都有,蓝忘机的名声算是被魏无羡败了个干净。

蓝忘机俯身把他背起来。

魏无羡的腿伤拖得太久了,不好治,就算治好了也不知道会不会留后遗症,姑苏最好的医师就是王府的许医师,老人家抖着胡子说只能尽力而为。

魏无羡倒是满不在意地说治不好就治不好,被蓝忘机不轻不重地瞪了一眼。

“诶,还真有。”魏无羡趴在蓝忘机背上探出头。眼前是一大片湖,盛放了半湖的荷花。

泽芜王府很大,蓝忘机背着他到这里走了不短的距离,在他背上魏无羡的嘴就没停过,不过几乎都是他说,蓝忘机听着,偶尔回应两句。

背他到湖边的凉亭,蓝忘机把他放下来。

“喔,这儿还有琴呢!”魏无羡像发现了新奇玩意儿般喊到。

蓝忘机道:“大概是叔父的。”

蓝忘机自己的琴就在书房,公文批累了偶尔会去弹两声,魏无羡就在旁边大声哼哼不知从哪个勾栏烟花之地听来的曲子,逼得蓝忘机从来没完整弹完过。

“弹给我听吧,今天不闹你。”魏无羡被他放在长椅上,状似满脸认真地道。

蓝忘机眼光里分明写着不信,但还是坐下来,轻轻勾了下弦,发出一声清亮的琴音。

静静思索了一会儿,蓝忘机起手,拨弦,他手指修长,仿佛天生就是为了弹琴或品茶,但拿起剑来也半分不含糊。

一阵笛音悠悠和进来,蓝忘机诧异地转头,只见魏无羡手里拿着一管乌黑的笛,一端鲜红的穗子一晃一晃,眼角盈着笑意冲他挑眉。

笛音和得极好,说是天衣无缝也不为过。徒有琴音,这支曲子是有几分单薄凄清之情的,但魏无羡的笛音生生将这几分扭成了轻快。

曲毕,余音绕梁。

蓝忘机的讶异还没散去:“你竟会吹笛子。”而且技艺如此精湛。

“略懂略懂。”魏无羡拨了拨红穗子。蓝忘机定睛一看,是支上好的笛子,而且很是有些年份了,心知定有来头。

魏无羡横笛唇边,蓝忘机当他要施展技艺,笛音清越婉转,但听了一段,蓝忘机的脸色就变了。

这不是他常哼的那艳曲儿吗?

蓝忘机有点不好:“你……别吹了。”

魏无羡恍若未闻,继续吹,扯得长长的调子更轻佻了。

蓝忘机想过来夺他笛子,魏无羡转个方向吹,蓝忘机一手拦这边,身子凑去另一边。

笛音戛然而止。

魏无羡怔然看着面前靠得极近的脸。

蓝忘机此时也发现,他竟是做出了将魏无羡圈在怀里的姿势。

片刻蓝忘机略有些尴尬地抽回手,退开了点。

魏无羡回味过来,是有点悲愤的。

尴尬什么?尴尬什么!!!魏无羡此刻心中在咆哮。这不是很正常吗?蓝湛尴尬什么?自己尴尬什么!……有什么可尴尬的???

微风吹在他发燥的脸上,抚下去了几分热度,于是魏无羡抖擞精神用一贯的浑话来糊弄。蓝忘机被他没头没脑的几句话弄得有点哭笑不得,方才那突如其来的旖旎就这么不声不响地散去了。

魏无羡收了笛子,眯着眼看阳光下颜色鲜艳的荷花。云梦水多湖多,荷花多,单瓣复瓣,雪白的鲜红的嫩粉色的,夏天的湖里永远都熙熙攘攘,凑近了仿佛能听见吵闹声。

一支含苞待放的新鲜荷花,拿来送漂亮姑娘再合适不过。魏无羡想到了以前自己的斑斑劣迹,有点怀念起来。

蓝忘机停了弹奏,看他笑得不怀好意,忍不住问道:“在想什么?”

魏无羡看他一眼:“想漂亮姑娘。”

“……”

魏无羡道:“诶,提起这个我倒是想起来一桩,蓝湛啊,你不是有个漂亮的小未婚妻吗?”

这倒不是打趣蓝忘机。魏无羡上回来的时候,还见过那位漂亮的卢小姐,当时他还捶胸顿足,这么明媚的美人儿竟要嫁给这样一个小古板。

蓝忘机垂眸:“那婚约……早就作罢了。”

“啊?”魏无羡扼腕,“谁干的?”卢小姐对蓝忘机可谓情根深种,这几年过去怎么就……

“我。”蓝忘机没有抬头,手指又搭上了琴弦。

“啊?你什么?你……你?!!”魏无羡瞪大了眼睛。

他张口想问什么,蓝忘机却不打算再回答,专心抚起琴来。

魏无羡发愣的目光还落在他的侧颜上,不太好使的脑子里冒出来的都是“这人真是漂亮”。

阳光暖洋洋的,晒得魏无羡心底一片慵懒。这样的时光,好像很短,好像也足够长。


TBC

2017.1.31修

我竟然立过日更flag,造孽啊

评论(22)
热度(506)
© 青曳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