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曳

   

【忘羡】将军令04

#古代架空,HE,更新不定期
#本章回忆杀

长这么大我都不知道我文力能这么高´_>`

根据大纲,如果我没写着写着浪起来,一共是15章的。所以剧情不会太简单的哟。旁友们,小虐怡情也是要虐的,一直甜着多腻是不是【顶锅盖

祝食用愉快w

正文:

蓝忘机在见到魏无羡之前,以为来王府的会是个沉闷的少年。

事实证明,魏无羡作为一个人质,东撩西折腾的,真不像个人质。

魏无羡是个人质。

彼时云梦还被大国欺压得不见天日,迫于姑苏的压力,德安王只能选择送人质求和的手段。

魏无羡是德安王曾经部下的遗子,幼时被捡回去和德安王的公子一起养着,锦衣玉食样样不缺,俨然是王府又一位公子。加上魏无羡天资不凡,武功高强,年纪虽轻也是极受德安王重视的。

纵使如此,德安王原本的想法仍是将自己的独子送去,以表礼节。

云梦的公子江澄得知这个消息,不甘地红了眼。上一刻还在和他上树下河的魏无羡拍了拍他肩,说,江叔叔怎么可能送他的宝贝儿子去,缓兵之计而已。

江澄将信将疑地瞧着他,魏无羡嘿嘿笑着,说就算要去一个,也不可能是你。

几日后被带走的果然不是他。是魏无羡。

江澄是最晚一个知道的,他白着脸奔去找父王,被江枫眠冰冷的脸色惊了个正着。他身边是哭哭啼啼的江厌离和脸色同样不怎么好看的虞紫鸢。

是魏无羡在殿前跪了三天三夜,求得了这个位子。

 

蓝忘机见他第一眼,魏无羡正和“请”他来王府的侍卫说笑,眉眼飞扬,没有半分即将寄人篱下的憋屈或是惧怕。

憋屈?惧怕?成日被他气得吹胡子瞪眼的蓝启仁老先生觉得,他估计都不知道这俩词怎么写。

姑苏军纪严明,王府禁酒。他魏无羡偏偏不知道从哪里弄了酒来,和将士们一起喝。

被揪出来的时候他还满脸惊奇,理直气壮地问:“哪有将士不喝酒的?那怎么鼓舞士气?”

他还时常找休息时期来和士兵比试。这帮姑苏士兵不知道吃了他什么迷幻药,个个都对魏无羡喜欢得不行,说比就比,那个豪气冲天,比输了更是服服气气。

魏无羡看着被自己摔进泥里还躺地上“哈哈”笑的年轻士兵,擦了擦面上的汗,问了句:“还有要上的吗?”

士兵们看着他身后,突然噤了声。

魏无羡回头一看,一个身着白衣长身玉立的翩翩公子正看着他们。看到那张貌若天人的脸,魏无羡哪有不认识的道理。

“哦,蓝二公子,你也要来比试吗?”

蓝二公子拎着他领子就把他丢到蓝启仁面前去了。

后来士兵见了魏无羡都绕道走,但是魏无羡远远跟他们打招呼还能看到年轻人眼里的欣喜。他有点哭笑不得,心知是蓝启仁授意。

没法和士兵一起玩,日子顿时无聊了很多,于是魏无羡又盯上了新猎物:以冷淡自持著称的蓝二公子。

“二公子?二公子?咱们打一场呗。”那段时间府里的人都能见着像块膏药,几乎要黏在蓝忘机身上的魏无羡。
    “你看我一眼,咱们还可以一起喝酒啊。”

魏无羡折腾人的功力十分厉害,不管他躲到哪里都能被魏无羡准确找到并黏上,蓝忘机就算走进了书房禁地,也能听到窗外叫魂一样的声音——魏无羡爬在外面的玉兰树上。

“二公子?蓝二公子?蓝忘机?蓝湛?”叫到最后一个名字的时候,蓝忘机终于忍无可忍地回头。

“你肯看我了。”魏无羡弯了弯眉,笑了。

蓝忘机难得面上露出了不耐烦,拂袖要走,被魏无羡拽着袖子扯回来。没办法,魏无羡可不敢拉他手或是抱他手臂之类,这位二公子武功可不弱,而且据说极其厌恶肢体接触。

魏无羡扯着他道:“跟我打一场呗?”蓝忘机恍若未闻。
    “那陪我喝酒也行。”

蓝忘机眼角略略抽搐。

“……难道你喜欢逛青楼?”

魏无羡满意地看到蓝忘机的手覆上剑柄了。

“那跟我打一场呗?”

蓝忘机额角爆出青筋。

他们俩此时在的地方真的是人迹罕至,偷偷比试一番也就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了。蓝忘机怒气上来,“铮”地出剑,魏无羡反应迅速,立刻闪身躲过:“诶诶诶蓝湛这个不公平,我佩剑被收了的。”蓝忘机一怔,想起来这人的人质身份。便弃了剑,出拳快如闪电。

魏无羡霎时眼中亮起。拆了他招,蹲地就是一腿扫过去。蓝忘机心中有数,旋身躲过他一腿,手已经擒上来。

蓝忘机沉稳,攻势如洪守势如山,一板一眼很有章法。魏无羡的行动就莫测得多,诡秘地变幻位置,出手又十分刁钻狠辣,不像是正经训练出的,倒像实战中打出来的。两人打了个胜负难分,兴致高涨。

蓝忘机有耳闻他剑法也是一绝,有些心痒想看看,却清醒明白这人的身份,这样打一场已经是于理不合了。

两人打得正欢,突然一声娇软的惊叫,蓝忘机脚下一个趔趄,魏无羡两眼放光地回头去看,两人不留神,狠狠撞在一起,都是头晕眼花了一阵。

魏无羡一看,是个精致灵巧的美人,半惊半怒地看着魏无羡。

蓝忘机瞬间恢复成那个不苟言笑的二公子,不失礼也冷淡地招待起了她。

姑苏城中门阀大家卢氏小姐,知书达理,琴艺是一绝。

蓝忘机的未婚妻。

魏无羡知道这个,于是有点扫兴地走了。

卢家小姐被送来和蓝忘机培养感情。魏无羡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在王府里举步维艰。

有日他上树掏鸟蛋,过了会儿听到人声,低头一看,蓝忘机和卢小姐并肩站在树下卿卿我我。魏无羡扒在树上半天下去不得,险些吐血,最后好不容易熬到那两人走了,他下来的时候全身都在抖。

或者他普普通通在回廊上溜,一个转弯就和两人打了照面。卢小姐记得这是对蓝忘机大打出手的人,美目一瞪,魏无羡觉得蓝忘机落在他身上的眼神都不对了,连忙找了个理由掉头就走。

还有用饭的时候,他总觉得卢小姐盯着他,卢小姐就算了,蓝忘机也盯着他,虽然王府的菜真不算好吃,那几天他也感受了一下什么叫食不下咽。

这日子能不能过了,人质还有没有点人权。

魏无羡没悲催几日,突然传来战报——云梦的军队,攻到城下了。

云梦多年来的养精蓄锐,在魏无羡待在姑苏的时间里终于达到巅峰,首战告捷。

挂帅的公子江澄没有强行攻城,只提出一个要求,要把押在这儿的魏无羡接回去。

于是魏无羡茫然地结束了他寄人篱下的半年生涯,拎起少得可怜的行李跟江澄回去。

离去的时候,眼里好似掠过去一抹白色,他猛地转头看城墙,空荡荡的谁也没在。

魏无羡摇了摇头,走了。

TBC

2017.1.31小修

评论(56)
热度(418)
  1. 枫林晚青曳 转载了此文字
© 青曳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