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曳

   

【忘羡】将军令05

#古代架空,HE,更新不定期

已经有卡文的征兆了(-ι_- )
祝食用愉快w

正文:

在泽芜王府住下半月之后,魏无羡声称腿伤无碍了要出门逛逛。

事实是他再不出门散散心就要被规矩给逼疯了,规矩逼不疯,伙食也能逼疯。

魏无羡归心似箭。

大将军想了想,准了,但是需有人陪同。

魏无羡面无表情地坐在马车上想,为什么陪同这个吃力不讨好的活儿是大将军干。

他那腿毕竟是断了,怎么也得养几个月,所以出门逛逛也就是坐着马车溜达。魏无羡坐在蓝忘机那顶溜在大街上也没人认得出来的朴素马车上,百无聊赖地掀开帘子看铺子看人,深深叹了口气。

“诶,诶!停车停车!”眼前闪过个招牌,魏无羡突地眼睛一亮,转过头去,“嘿蓝湛你们姑苏竟然有云梦菜馆你说巧不巧!”

蓝忘机看了他一会儿,认命地背他下马车。

付钱的是蓝忘机,所以点菜的是蓝忘机。蓝忘机面不改色地点了看上去红得最鲜艳的几个肉菜,加上一两盘魏无羡看了就嗤之以鼻的清淡素菜。在魏无羡写满“来点酒吧”的晶亮眼神下,淡然道:“就这些。”

“为什么!”魏无羡不满。

“伤。”

“早就好了!”

蓝忘机看他一眼,不说话了。

魏无羡看他眼神就知道酒是没戏了,他想着能自由行动了再下山偷买点。

买了然后呢?带回泽芜王府喝?魏无羡觉得自己这个战俘做得很自觉,这个国叛得十分有骨气。

菜做得很正宗,鲜辣无比,魏无羡吃得爽快,也不忘唉声叹气好像缺点什么。蓝忘机秉持着食不言,除了那两盘子菜就没下过别的筷子。

魏无羡看了看也明白了,蓝家人真的一点辣都不能沾。他突然觉得有点对不起蓝忘机,下筷子也没那么利落了。

“蓝湛,你请我一顿,日后我一定请回来。”到时候点一桌兔子食就当报答了。

蓝忘机闻言抬眼,琉璃色的眸子还是那么浅浅淡淡的,他慢条斯理地放下筷子,擦擦嘴,才道:“嗯。”

魏无羡于是又肆无忌惮地吃起来。

大堂里一阵吵闹。馆子里永远都少不了对时政唾沫横飞的闲人。

碍着蓝忘机的身份,魏无羡他们本来想坐包间。但是包间满客,只能在大堂角落用屏风挡出一块来,视线是清净了,但是吵闹声还是一样的。

“临雍王要造反?我说老兄,这可不能乱说啊。”

魏无羡啃着肘子翻了个白眼,你不仅说了,连我都听见了。

“我可不敢乱说,这不是确有其事吗!岐山野心勃勃也不是一两天了!”原先那人受到质疑,颇为不满道。

“可我听说德安王要出兵镇压岐山?”

“云梦兵强马壮,鹿死谁手还真不一定。”

这时一个压低的声音道:“兵强马壮?云梦的将军不是失踪了?”

“失踪?”

“德安王都急疯啦!”

魏无羡扒下最后一口饭,心满意足:“蓝湛,我们走。”
    蓝忘机沉默地点头,付了账。

两人在小二的安排下从后门出来,小巷子里人烟稀少。魏无羡把头埋在蓝忘机背上,声音有点闷:“蓝湛,我们走回去吧。”

蓝忘机轻轻“嗯”了一声。魏无羡笑得像恶作剧成功,抱紧了蓝忘机的脖子。

蓝忘机背着他,穿过车水马龙,走过小桥流水,路过杨柳拂堤。盛夏时节的阳光毒辣,此时接近黄昏,地上仍有余温,但习习晚风已经带了一丝凉气。

魏无羡记得自己嘴一直没停。他讲了小时候的事,比如虞夫人的鞭子江澄的狗,他天底下最好的师姐熬的汤特好喝。

还有他英勇不凡的爹,他其实不太记得他爹是什么样,“我魏无羡的爹肯定是风流倜傥的嘛。”

蓝忘机点评:厚颜无耻。

魏无羡喜出望外:蓝湛你都这么了解我了。

 

回到王府的时候天都黑透了,魏无羡最后还是在蓝忘机背上渐渐没了声儿,睡着了。毕竟重伤未愈,体力不算好。

蓝忘机简单帮他打理一下,和他同塌而眠。

关于这个,半月前魏无羡第一次在蓝忘机床上醒过来,着实惊悚了一番,得知是自己占了人家的床还抱着人家不放的时候,脑子不知道搭错哪根弦了,说:“哦,那我是得负责,蓝湛你以后就和我一起睡吧。”

然后就一起睡了半个月。

魏无羡只要睡觉,定会做梦,只要做梦,定会折腾。魏无羡从不肯说自己梦见了什么。有时他是翻来覆去个不停,有时候也说梦话,如果魇得严重了会凄厉地尖叫,蓝忘机心知不会是什么好梦。这些蓝忘机都没告诉他,被他闹醒了就搂着他安抚。

后来魏无羡也习惯了早上发现不知道为什么是躺在蓝忘机怀里的,他也就擦擦蓝忘机身上自己的口水印子,继续睡到蓝忘机喊他起床。

今夜,蓝忘机是被他压抑着的喊声吵醒的。

魏无羡在黑暗中抱着头,紧紧闭着双眼,口中发出一阵阵痛苦的喊叫。蓝忘机把他搂进怀里,却发现他汗湿中衣,浑身紧绷颤抖。

“魏婴?”他试着喊他,也试图把他晃醒,无果。

蓝忘机发现这次和以往不一样。

于是在家里打鼾的许大爷被连夜传进府里,衣衫凌乱眼神迷离地给魏无羡把脉,一会儿神情严肃起来,看得蓝忘机心里一抖。

“脑中淤血未散,我开几副安神的方子,可缓解公子的疼痛。”

蓝忘机问:“他记忆有损,与淤血有关?”

许医师点头:“多半是如此。”

蓝忘机声音干涩:“那……能根治否?”

许医师顿了顿,又是那句“尽力而为”。

蓝忘机攥紧了藏在袖中的手。

次日魏无羡照常醒来,睁眼就“嚯”一声:“蓝湛你这是被打了么?”蓝忘机眼底一片青黑。

蓝忘机懒得理,把药碗递给他,魏无羡喝了一口,“噗”喷了一半:“怎么这么苦。”

“咽下去。”蓝忘机拍着他的背。魏无羡表情扭曲地把药吞了下去。

艰难地喝完了那碗浓浓的药汁,魏无羡觉得自己没死也没了一半的命。突然嘴里塞进一颗什么,甜丝丝的。

 

后来魏无羡每次喝药都能想起来这颗糖,和半梦半醒间蓝忘机的怀抱。

他想,干脆醒不过来算了。

虽然梦终究是要醒的。

TBC

2017.1.31修

评论(52)
热度(424)
  1. 枫林晚青曳 转载了此文字
© 青曳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