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曳

   

【忘羡】将军令08

#古代架空,HE,更新不定期

祝食用愉快w

正文:

魏无羡一行人离开姑苏已有几日,他们中有老弱妇孺,移动得很缓慢,夜晚也不能赶路。

这夜,魏无羡找到了一个浅山洞,众人难得有一个可以避风的住处。

魏无羡和温宁守在洞口,顺便烤点野山鸡什么的垫肚子。温宁射猎的技艺极好,这几天的食物完全绰绰有余,不然他们两个守门的哪能蹲外面吃独食。

温宁不擅长和人打交道,讲话又慢又温吞。此时他支支吾吾的,时不时抬头看眼魏无羡,魏无羡回看过去的时候又避开眼神。

几次下来,魏无羡先受不了了:“你有什么要问的就问吧。”

温宁小声问:“魏将军……你这几个月在泽芜王府……是刺探情报吗?”

魏无羡:“……”

温宁你有没有听说过刺探情报刺探到人家床上去的。

虽然蓝忘机批公文从不避着他,但他那时候记忆混乱是个快乐的脑残少年不是?

魏无羡于是一脸沉痛地眺望远方,温宁会意:哦,看来是忍辱负重。

一时安静,火堆发出爆裂的“哔剥”声,把魏无羡的思绪一瞬间勾到了边疆的苍凉月下。

那时候的魏无羡还不是将军,脑门上没有顶着整整一支云梦军。他带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气势,强悍地镇压叛乱,一支年轻的军队被他领得热血沸腾,从那时候就跟随他的士兵后来都是他最得力的心腹。

铁骑寒光战袍猎猎,他为国扬起战矛,身后成千上万应和气势如山。

其实现在想想,那些战局本来有更好的方式来破,或许可以少花点时间,或许可以少牺牲一些士兵,但那时候的魏无羡年少正轻狂,一股子睥睨天下的臭屁劲,还不知道什么叫深谋远虑。

所以他上战场从来就没完好无损地下来过,仿佛不挂点彩不能证明他的气概。

某次得胜归来后,边疆饱受战乱的百姓和军队一起庆功,那边物资奇缺,除了美酒什么都没有,恰好魏无羡除了酒也什么都不需要。他新挂了一身伤,喝酒可以镇痛,也可以尽兴。

百姓都知道云梦军队有个厉害的人叫魏无羡,有他就能打胜仗。他的传说从那时候开始在边疆流传,直到现在,百姓爱戴他,视他为战神。

百姓围成圈,跳他们当地有特色的舞蹈,姑娘们红着脸来拉魏无羡。魏无羡放下酒坛,开怀大笑。他的酒量深不可测,醉没醉谁也看不出来,或许醉了,又表现得看不出来。他抽出自己寒光凛凛的佩剑,一个飞身落入圈中,长剑带着刺破空气的啸声而来。一柄不知取过多少人性命的剑,在他手里舞出一招一式都带着血气,而剑刃映着篝火,又被暖黄色的光软化了锐利。

他真的是个少年,年轻,飞扬,骄傲。

他那时候其实是心怀天下的,但他自始至终都不喜欢战争。

 

听到脚步声,魏无羡回头,洞中走出来一位女子,连日来辛苦奔波也依然是仪容整洁,身姿挺拔,眉眼间一股傲气。

“水不够喝了。”温情对着魏无羡说。

跟着温情出来的小不点颠颠颠跑到魏无羡脚边,魏无羡存心逗他,把水壶塞他手里:“听到没,情姨让你去打水。”

小不点抱着水壶看看他,又看看温情,眼里含着一包泪。

温情抬手一掌拍在魏无羡后脑上。

魏无羡摸摸鼻子,认命地搜罗众人的水壶。

“我……”温宁站起来,想和他同去,魏无羡摆摆手道:“你留下保护他们。”

这山洞离最近的小溪也不是很远,魏无羡在林子里找到水之后挨个灌满了水壶,拎起来往回走。

突然,他感觉周身一股寒意,敏锐地停下了步伐。

有人,不止一个。

被包围了。

一阵剑光呼啸而至时,魏无羡反应极快地一个侧身,抽出腰间的笛子,带着剑风稳稳刺了下去。

“退下。”一个隐隐带着怒气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,持剑的人动作一顿,正好被魏无羡的笛子撞在腰间,猛地吐了口血。
    魏无羡冷眼看着。这身战衣真是眼熟。

他的眼神对上说话人的方向,果然一人从林间走出来,貌若仙人,冷若冰霜。

魏无羡掂了掂手里的笛子,一个闪身就到了他面前,瞬息之间魏无羡一击已至,他下意识拔剑挡开,两人都退开些许。

“蓝湛,你还欠我一次比试。”魏无羡轻笑道,眼睛却冰冷地眯着。

蓝忘机看着他,收剑入鞘。

“将军!”“将军不可!”四下里传来不赞同的声音。

“退下。”蓝忘机淡声道。

魏无羡见那些士兵隐进了树林,面无表情地收了笛子,捡起被他扔在地上的水壶。一只修长白皙的手伸过来帮他拎走了几只,魏无羡抬头,蓝忘机正看着别处。

两人一路无话,走到了山洞附近,魏无羡停下,指着山洞前道:“温氏旁支,从未作恶,最年老的已经八十高龄,最小的,三岁。”

蓝忘机看过去。小不点还在外面闹温宁,温宁被他闹得手足无措,温情也不帮忙,在旁边咯咯笑。

魏无羡冷声道:“你能信我那自然很好。”

“那位被逼上绝境要赶尽杀绝,也该是紧着本家那个动手。来抓一群手无缚鸡之力的妇孺算什么?邀功去吗?”他越说越激动,语气成了质问。

蓝忘机呼吸一滞,收紧了袖中的手指。

“魏婴。”

魏无羡听他声音发颤,惊觉自己话说得太重,连忙道歉。

蓝忘机叹了口气,说:“我来此本不是为了温家人,谈何送去邀功。”

魏无羡想问那你来看风景吗,听见蓝忘机又道:“但别国已经出动兵马。”

魏无羡眉头蹙起。他看蓝忘机一眼,突然心下一动:蓝忘机难道是特地追来提醒他?

“蓝湛你……”

蓝忘机不答,拎着几个水壶提腿就往山洞去了。

倒是魏无羡张着嘴愣在了原地。

温情温宁见到走来的蓝忘机,警惕地起身,温宁已经拿起了身边的弓。

但蓝忘机只是放下水壶,还往后退了两步。魏无羡此时冲过来大喊着:“别冲动别冲动!”喊得温情温宁都一愣。

小不点温苑不懂大人之间的火药味,扭着小屁股过来扑在魏无羡腿上。魏无羡把他抱起来,小不点正好和蓝忘机大眼瞪小眼。

“蓝将军,多谢。您请回吧。”魏无羡看见浑身紧绷死死盯着蓝忘机的温情和温宁,说道,然后拍拍怀里被蓝忘机的面无表情吓着的小温苑。

蓝忘机看他一眼,似乎想说点什么。他该问问魏无羡是不是都想起来了,战俘的戏言还作不作得数。

经此一别,是否形同陌路。

最终蓝忘机还是什么都没说,浅浅点了点头。

魏无羡目送他离开,鼻尖突然一凉,然后发现竟然落起了雨。雨势很快大了起来,浇灭了火堆,而此时那道白衣身影还没走远。

天边响过滚滚雷声,魏无羡掂了掂怀里的温苑:“走吧,进去避避雨。”

TBC

2017.2.16修

这章写得就很仓促,补了点回忆杀。回忆杀是微博上写过的一个小段子,这样的将军超帅的想嫁。

好像是写完这章之后发现在手机上写东西这个法子不太行,然后才换了电脑……之前居然在备忘录里写了将近两万字,有点佩服自己的……

评论(29)
热度(367)
  1. 枫林晚青曳 转载了此文字
© 青曳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