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曳

   

【忘羡】将军令09

#古代架空,HE,更新不定期

其实全文的脑洞就来自结尾的歌词。

祝食用愉快w

正文:

“诶这个好,带回去给阿苑玩。”魏无羡在小摊上东看西看,拿起一个拨浪鼓晃了晃。

“不行,我们钱不多了。”温情在旁道。

“你说得对,钱不多了。”魏无羡扒拉一下钱袋,买下了那个拨浪鼓。不出所料被温情狠瞪了一眼。

他们赶路时途经这个小国的边境小镇,魏无羡和温情就来采买一些生活用品和干粮。

路过茶摊,魏无羡提议要坐坐,被温情骂了句废物之后两人坐下要了碗粗茶。

小小茶摊上议论声纷纷,仔细一听好像说的是同一件事。听到“临雍王”“岐山”的字眼,温情皱起了眉。

“我可听说温家见人就杀。”

“不是活埋么?万人坑!”

“啧啧啧疯了吧这是!”

温情手上青筋爆起,被魏无羡按住了肩,看着她缓缓摇了摇头。

两人两碗茶喝得极慢,从或真或假的议论中多少听出,临雍王府虐杀家仆,屠杀难民,抗议声蔓延天下,附和皇帝的圣旨:见温家人格杀勿论。

温情端着茶碗的手微微发颤,茶碗里荡开一圈圈涟漪。
魏无羡一口喝干了茶,面色难得沉下来:“我们快些回去。”

快点回去。此时他心里只有这个念头。

耳边充斥着对临雍王的指责咒骂,此时在街上喊出温姓,恐怕是人人喊打。

他心里突然有了一阵不安,而且越扩越大。


    温宁等人藏身的树林不算近,魏无羡虽有武功傍身,但连日来体力消耗很大,也跑不了多快。况且重伤初愈,身体还没恢复,奔跑时他眼前白一阵黑一阵,胸中卡着一股浓重的血腥气,被他强压下来。

“等等!”身后传来温情的喊声,魏无羡停下来,血腥气顿时上涌,他扶着树缓了好一会儿,才过去问:“怎么了?”

温情手中拿着一支木头削成的箭,脸色发白地看着他。

魏无羡瞳孔骤然一缩:“温宁……”

这是温宁自己制作来打猎用的木箭,他只在晚上打猎,箭却在此时落在这里。

魏无羡心道不好,转头继续狂奔。他只觉得脚下软绵绵的像踩着棉花,温宁温苑温老太太的面孔接二连三从眼前闪过去。

不能有事。不能有事。

他咬着牙跑到了林子里,大口喘着气,眼冒金星地走到分别的地方。

他们饮水的壶还在,吃饭的碗还在,老伯爱喝的酒还在,甚至温苑的鞋还在。

但是火熄了。

人没了。

温情随后赶到,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景象,踉跄着越过魏无羡向前,张嘴欲喊,被魏无羡捂着嘴拉回来。

温情嗓子里发出“呜呜”声,眼角滑下一滴泪,打在魏无羡手上。

“他们可能还没走远。”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跑得气息不稳,魏无羡声音抖得厉害,手也在发颤。

温情失了力气,缓缓跪下来。她没再发出声音,只是眼泪弄花了这些天不论多苦累都保持整洁的脸。

 

接下来的半天,顺着魏无羡寻到的线索,两人一路追到了一座城附近。

“襄阳……”魏无羡看着附近的地貌说道。

襄阳和云梦挨得近,论大小还要比云梦大一些,但兵力远远不及云梦强盛。这些年和云梦算是友好。

“城门口。”温情眼尖,看见一处喧闹的人群。

两人混在人群中挤过去,就见被众人围在中间的是十几个跪在地上的人,全部布袋蒙头。而周围站着几个膀大腰圆手拿大刀的刽子手。

斩首示众。

温情辨认出跪着的人的身形,倒抽一口气,捂着嘴蹲了下去。

“……哪个是温宁。”魏无羡冷声问。

温情泪眼朦胧地望着他。

“快。”魏无羡催促。

温情擦干眼泪辨认一阵,指出最前面中间那个。

魏无羡点点头,突然足尖点地,轻功飞起,踩着人群掠过,飞快地落进了圈中。

几名刽子手没见过这种情况,纷纷拿着刀不知所措,一边还有个官员,慌了一阵道:“抓……抓!”

魏无羡行动飞快,闪过最近的刽子手,绕到他身后狠击他背心,那刽子手吃痛猛咳,魏无羡又捏上他手腕,伴着刽子手凄厉的尖叫,大刀落到了魏无羡手里。

魏无羡拎着沉重的大刀却犹如拿着轻灵的细剑,或挑或刺毫不费力。魏无羡的武功说不上特别强,但剑法修得极其精妙,几个大汉被他逼得无法近身,而魏无羡已经到了温宁身边。

他在抵挡攻击时顺势一划,划开了捆着温宁的绳子,然后以刀背甩开一刀,几个刽子手被大刀上凝聚的凌厉剑气逼退。魏无羡趁机单手拎起温宁,跳起对一个大汉的脸一踩,飞身而起,就轻巧巧落在人群之外。

这一变故不过瞬息之间,围观群众看得入神,没来得及发出声音,连刽子手都搞不明白为什么莫名其妙就被劫走一个人。

但等他们从人群里出来,再一看,哪还有那两人的影子。

城外,温宁被魏无羡和温情扶着,面如死灰。

“别自责。”魏无羡低声说。

温宁摇摇头。

此时,远远地传来了人群的欢呼声。扎耳到了极点。

温宁猛地停下来回头去看,被温情扯着向前:“走!”
    温宁执拗地看着那个方向,喉中滚出几声呜咽,眼中的泪终于落下来。

“走!”温情不知哪里爆发出一股力,含着泪怒吼,拉扯着温宁走了好几步。

人群的欢呼还在一声一声不断,他们都知道,那是他们家人的命在一条一条被无情抹杀。

魏无羡低着头,下颌死死绷着,紧攥的双拳松了一瞬,低声不知是说给姐弟俩还是自己。

“记住这喊声。”

 

三人伤的伤,累的累,走了半夜,确定没有追兵,在一座山脚下的树林里,温情和温宁早已撑不住睡下了。

半夜,温情醒来的时候魏无羡正守着火堆。

她没有起身,偏头看了眼魏无羡,片刻转回来重新闭上眼,嘴唇却微微发颤。

魏无羡懂她,救了温宁出来,否则温情必然会随着他们而去。但是温家上至八十,小至三岁,全数成了无辜的亡魂。

魏无羡说要报恩,没说是怎么报,他护着他们一路到了这里,现在还拼死救出了温宁,温情觉得,他们当初救魏无羡那点小恩,应当早就偿清了。

但是,夜深人静,魏无羡却哭了。

安安静静地对着火堆。无声地悼念。

次日温情再次醒来,魏无羡却不在,温情慌忙起身,却见魏无羡拎着水壶过来道了声早。

“咱们上山。”几人分着干粮时魏无羡说道。

“上山?”温情疑惑,温宁也看了他一眼。

“这么躲藏下去不是办法嘛。”魏无羡吃完最后一块拍拍手里的碎渣。

办法,能有什么办法。温情没说出口,看着魏无羡的目光却表明了她的意思。

魏无羡一笑:“我往他们那儿送了消息,他们马上就追来了。”

“怎么送的?”连温宁都忍不住张口问了。

“把城里的侍卫打到半死,告诉他我在夷陵附近的山上,你还怕他们找不到啊?”

“你疯啦!”温情指着魏无羡的鼻子几乎蹦起来了。

魏无羡哈哈哈。温情怒起,见他目光平静坚毅,知道他只是不正经的毛病又犯了,没再理他。

这座山很荒凉,树林并不浓密,草木枯黄枯黄的看起来死气沉沉。

他们上山小半日,没等到山顶,身后已经有一片声响,林子里的鸟被惊飞了一片。

“你送信送的哪儿啊……”温情看着近在咫尺的军队,竟然还有闲心问了一句。或许是魏无羡表现得太不慌不忙了。

“不知道。”他是真不知道那小侍卫会去哪送消息。

魏无羡目光沉沉。

他救温宁的时候特地辨别了一下官员身后的使者,为首是金陵,然后是清河。

还有姑苏。

“温宁都弄好了?”他看了看天色,估计时辰也差不多了。于是让温情先去和温宁会合。

 

魏无羡负手站在山路正中,草木荒凉,山风阵阵,刮起他衣摆,张牙舞爪地飞在空中。

蓝忘机没见过魏无羡指点战场的样子,但他这一站的气度却让人觉得他身后有千军万马。

“哎哟,蓝将军!”但魏无羡一开口,什么威严气度都荡然无存,他惊讶地冲着蓝忘机挥手打招呼。

“你……”蓝湛一对上他的眼神,突然什么都问不出来了。魏无羡吊儿郎当站着,只有那一双眼睛平静地燃着两点怒火。

“……那是王兄派的人。”

魏无羡说:“我知道。我信你。”

蓝忘机静静和他对视。魏无羡看着他,突然笑了,轻松无比:“你还要和我比一场吗,二公子?”

听到“二公子”这个称呼,蓝忘机眉间微动。

他取下佩剑,递给身边的副将。

副将自顾自一脸了然:将军是打算生擒啊。

蓝忘机迈步上前,魏无羡站在原地躲也不躲,微笑着,在他一掌劈上来的时候才有了动作。

这次魏无羡打得不急不缓,比起攻击,他躲和守得更多,于是得空说起了话:“蓝将军,我要是死的话,其实有点冤。”

“蓝湛,我要是死了……”

“闭嘴。”听他开口闭口都是死,蓝忘机有点心烦,加快了攻击。

“我死了,你愿不愿意……”

蓝忘机一掌劈往他胸口,魏无羡被逼得不得不后退,蓝忘机却懊恼地看清了他的唇形——

“为我殉情。”

一阵风刮过,刮来一阵浓郁的黑烟。带着令人不愉快的草木烧焦的味道。

蓝忘机猛地抬眼看魏无羡,魏无羡兀自笑得开心。

“将军不好!他烧山了!”

“将军!退路断了!”

蓝忘机咬着牙一字一字问:“你是预备同归于尽?”

他想伸手去抓魏无羡,被魏无羡躲开了:“蓝将军追捕温氏余孽,温氏余孽放火烧山欲同归于尽,蓝将军死里逃生,余孽葬身火海。”

“将军!这里有条路!”身后传来惊喜的喊声。

蓝忘机动作一顿,压低的声音里隐含怒气:“他已经走了吧。”

魏无羡笑而不答。

“将军!”

蓝忘机突地上前想拉魏无羡,魏无羡终于没躲,用他那看不清身形的步法到了蓝忘机身边,拍下一掌,把他送进了士兵当中,蓝忘机立刻被士兵死死拽住了。

蓝忘机回身怒吼:“你过来!”

魏无羡却像是为了彻底证明他那根反骨,从容地踏进了火中。

当翻飞的衣袍彻底扭曲消失的时候,火势猛地大了起来,张牙舞爪地吞没了周围的一切草木,终于逼向了站在原地一步都不肯动的蓝忘机。

“……松开。”听属下此起彼伏地喊姑苏、皇帝、天下、苍生,蓝忘机脑中一片空白地想:他们是以为我要去死吗?

逼近的热浪已经能将发尾烤焦了,蓝忘机再站下去,眉毛可能就要遭殃。

我做了什么让他们以为我想死。蓝忘机死死盯着火海,这火里面大概就意味着死,而且是炙烤成浑身焦黑,没有人形的,最难看的死法。

属下迟疑地松开他,仍然万分戒备,以防他们家将军冲进火里。

蓝忘机却只是蹲下,在火舌即将舔到的地方,捡起了一管乌黑的笛子。穗子给火烧秃了,一晃一晃挂在笛子上有点滑稽。

 

下山扎营之后,蓝忘机对着面前无害的一小团火,把沾了草木灰的笛子擦拭干净,轻轻抚摸过每一个笛孔。

他想,姑苏皇帝天下苍生,与我何干呢?蓝忘机自认不是圣人,何必在意那样的圣人名分。

天地如此广阔,只要有安宁一隅,让他和那人一起,平淡度完余生又何妨。

只是那人向来不解人意,那样的境地竟还问得出口那种话。

要是我死了,你愿不愿意给我殉情?

他但凡清楚一丁点蓝忘机的情意,就知道这话有多不该问。

蓝忘机把笛子珍重地放进怀里,闭了闭眼。

只要你一句话,我能有什么不愿意呢。

 

——有诗待和,有歌待应,有心待相依。

——望长相思,望长相守,却空留琴与笛。

 

却空留琴与笛。

TBC

2017.2.18修

我是,打心底里,嫌弃这一章,最不想修的也是这一章……

简直想扒开我的脑袋看看当天我在想什么,这么尴尬的对话究竟是怎么写出来的。想一脚把自己踢失忆。

不过有这个作对比发现这半年可能是长进了一点,可喜可贺【。

评论(100)
热度(468)
  1. 枫林晚青曳 转载了此文字
© 青曳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