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曳

   

【忘羡】将军令10

#古代架空,HE,更新不定期

流水账风回忆杀,云梦双杰,德安王和魏将军不得不说的故事(?)
将军羡终于出场了,写出来的有我脑补的一半帅就好了……

祝食用愉快w

正文:

天下皆知,云梦德安王与大将军是为“双杰”。

德安王即位前在军中受历练,后来领兵往所有欺压云梦的国家走了一遭,打响了名号,也振兴了云梦。大将军那时只是个副将,在他身边辅佐,据说大将军调兵遣将精妙而莫测,时常把循规蹈矩的别国军队打得晕头转向。

好几次这两人打到人家城门口,大将军拔剑一指,悍然高呼:“走!咱们进去溜个马!”将士们还真就大喇喇的就进去溜了个马。没人敢拦。

云梦从这时起就渐渐跻身强国之列。

边疆动荡时,朝廷下旨镇压,云梦双杰领兵以极其强悍的姿态平定边疆,自此威震四海。也因此,德安王即位时年级尚轻,但这位子坐得稳稳当当。而同年受封的大将军一直追随其左右,比起君臣,两人更像是搭档,令人闻风丧胆那种。

偶得空闲的时候,德安王和大将军会出去打猎当消遣,比着谁打得多,输了请全军喝酒。云梦军纷纷举双手双脚赞成,反正不管谁赢了他们都有酒喝。甚至有偷偷开小赌局的,德安王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了。

这日二人出去打猎,江澄盯着野山羊去了,魏无羡追着一只鹿跑没了影。魏无羡的马是匹极品好马,足踏雷霆万钧,与道旁一辆马车擦身而过。

“停车。”车中传出低而清晰的命令。

马车停下,一人从车中缓缓走出来,立在道旁,望着那一人一骑,冰冷的俊颜上没什么表情。

蓝忘机从没见过这样的魏无羡。

这些年他听闻的魏无羡,有人说他是神,有人说他是魔,其中的敬与畏不言而喻。

他神情飞扬,眉眼间一股浑然的威压,黑色金纹的风氅翻飞如鹰展翼,挟着锐利的气势奔过。狂,且傲。

已经不是当年把泽芜王府折腾得鸡飞狗跳的顽劣少年了。

“将……公子?”

车夫见蓝忘机面无表情地眺望一片荒原,惦记赶路,斗胆喊了一声。

蓝忘机被他从回忆里拉出来,淡淡收回了眼神。

今后他是姑苏的将军,魏婴是云梦的将军。下回再见,难保不是战场上你死我活的局面。

终非同路。

魏无羡打下了那只鹿,赶在夕阳下山之前和江澄汇合了。

江澄却一直神情古怪地看着他,魏无羡被他看烦了,踹他一脚问他干嘛。

江澄:“你和蓝忘机……熟吗?”

魏无羡:“啊?”

 

这次江澄输了,两人在回府前还得去买酒。

此时天已黑透,但从山野里回城的路他们都熟得不行,闭着眼都能回去。

变故就在此时。

一支羽箭呼啸着刺穿了江澄那匹马的喉咙,那马连嘶吼都没能发出一声,奋力一挣,江澄当场被掀翻在地。

魏无羡反应过来时,十余支箭已经呼啸而至。魏无羡飞快拔剑抵挡,黑夜里一时剑光翻飞。混乱中,魏无羡被击下马,但他凭借呼吸断定位置一连刺伤好几人,快到对方根本看不清魏无羡的身形。

但他们两人终究抵不过对方人多势众,还是受了伤,双双被俘虏。

他们仗着离自家地盘近,这么多次出来也没事,就放松了警惕。不成想这次回府晚了点,就遭人暗算了。

两人被绑起来放在板车上,塞在一堆粮草中间。虽然蒙着眼,从他们的谈话中魏无羡还是分辨出一个熟悉的名字:临雍王的公子,岐山大将军温晁。是被他和江澄狠狠羞辱过的人之一。

看样子岐山没胆动他们,温晁倒是想解决一下私怨。

“什么人?”经过城门的时候,粮车被截住了。

“送粮草的——诶你干什么。我有温江军的手令。”

“粮车不查不得进城。”

“——你这看门的……”

“粮车不查不得进城。”这个声音乍一听有些怯弱,却无比坚定。

说着就有人来翻动粮草,运粮人只得大打出手,但今晚的守门侍卫好像格外强悍,制住了这几人,然后,魏无羡和江澄蒙着眼五花大绑的形象就暴露在了岐山众人眼里。

刚才执着要检查的,看上去是将领的清秀少年放走了他们。

“他知道我们是谁么?”两人都是浑身的伤,互相搀扶着赶了会儿路,江澄突然开口。

“八成,不知道。”魏无羡说。

“那他……”江澄还没说完,一片火光往这边过来了。

“不好!”魏无羡扯着江澄躲进了草丛。

十余人,岐山士兵的打扮,为首一个长相俊得发腻的人正是温晁。

他们在这一带徘徊,举着火把搜寻着。

魏无羡镇定地看着,江澄熟悉他这副神情,正是他思考战术时的神情。

江澄还有些期待地竖起耳朵,魏无羡开口:“待会儿……躲好了,逮着机会就跑。”

江澄愣了一下,有些难以置信。

还没等他问什么,魏无羡突然窜出草丛。江澄一声怒喝要起,又憋了回去,狠狠瞪着魏无羡的身影。魏无羡借着夜色钻来钻去,钻得离江澄足够远了,才出来,暴露在火光跟前。

江澄没听清他们说了什么,但温晁那笑声,江澄能恶心好几个月。

江澄真的听他话,先躲着,然后眼睁睁看着温晁下令包围魏无羡,魏无羡伤本就不轻,轻松被他拿下。

温晁仇恨的对象其实主要是魏无羡,毕竟当初最嚣张的是他。至于江澄,本来就是顺便,这找不着了也没想掘地三尺把他找出来。

所以十几人全都逼向了魏无羡,火光移开,江澄这边已经是逃走的最佳时机。

但江澄没走,他还蹲在草丛里,看着魏无羡奋力挣扎,被逼到山崖边,最后温晁上前,将他一把推下。

江澄腿麻了。心里一阵一阵凉。

他死死捂着嘴,捂得太用力,指甲都挠破了脸。

等那十几人走了,野地里重新回归安宁的时候,江澄连滚带爬地出来,扑在那悬崖边,探头去看,下边黑漆漆的,深不见底。

 

几日后江澄终于回了云梦,他立刻派人搜查崖底,也开始调查岐山。那天放走他们的是临雍王温氏旁得不能再旁的旁支,侍卫总管温宁,他们一家人在岐山被当做下人使唤,因为那天晚上的变故,这几日被撵出了岐山。

被撵出去之后温宁直奔崖底,找到了没死透的魏无羡,一家人想尽办法把他运到了姑苏附近的难民营。但这些,江澄不会知道。

他后来亲自在崖底寻了几天几夜,直到手下的将士红着眼告诉他,魏将军恐怕没了,而且尸骨无存。

江澄怒吼说我知道。然后转头就继续寻。

将士也知道,也跟着他找。他们还知道,德安王一定会不惜一切帮他们的大将军报仇。

悬崖边上,魏无羡挣扎过后的混乱脚印里头,那几滴至怒至悲的男儿泪也知道。

TBC

2017.2.18修

打斗场面苦手

评论(57)
热度(424)
© 青曳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