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曳

   

【忘羡】将军令11

#古代架空,HE,更新不定期

从这里应该就是一个新的开始了吧……没刀了,信我

祝食用愉快w

正文:

“他在哪儿呢?”

“夫人!夫人您慢点!您怀着身子跑不得啊!”

“在哪儿呢……啊!”

魏无羡走进门,正好见到江厌离绊在台阶上,整个人就要往前栽倒,旁边的侍女已经吓得动弹不得,赶忙飞奔上前扶住。

江厌离也是吓得不轻,脸色惨白,额头冒着汗。她缓了一会儿,喘着气站直了身子,魏无羡就看清她有些隆起的小腹。是和金子轩的孩子。

江厌离抬起头,久久看着魏无羡。

“……阿羡?”

“师姐。”

江厌离颤抖着嘴唇,泪水在眼眶中转了几转,还是落下来,江厌离连忙背过身子擦泪:“不能哭的……阿羡回来了,是喜事,不能哭的……”

“师姐!”魏无羡眼眶也有些发酸了。

江澄晚来一步,听说了江厌离险些摔倒,也吓了一大跳,上前来把江厌离扶进屋,一边对着魏无羡骂骂咧咧:“你怎么净惹事儿了,灾星。”魏无羡也精神紧张着,就没跟他抬杠。

扶着江厌离在榻上坐下,两人一左一右挨着她坐下来。

江厌离抓着魏无羡的手,只是看着他,像是有千言万语,又什么都没说出口。半晌,江厌离又背过身擦泪,江澄在她背上轻轻拍抚。

江厌离的声音还轻轻柔柔的,带着点哽咽说:“他们都说,阿羡没了。只有我和阿澄不信的。阿羡那么厉害,那么要强,怎么可能没了呢。”

“是,我是战神魏大将军,哪有那么容易死,这些小人打不过我就净咒些有的没的,好像能咒死我似的。”魏无羡一脸嫌弃。

江厌离却轻而坚定地道:“阿羡不会死,不说死。”

魏无羡笑着晃了晃她的手:“师姐说不会就是不会。”

江厌离没绷住,笑了,伸出手指点了点魏无羡的额头:“撒娇啊?多大了?”

一边的江澄终于松了口气。

江厌离有孕在身,容易犯困,就顺势在这间屋子休息了。魏无羡和江澄悄悄走了出去,掩上了门。

“你跟我来。”江澄的表情瞬间严肃起来。

昨天夜里,魏无羡带着两个人从王府一条鲜为人知的密道里钻出来,把巡逻的小士兵吓得差点一刀捅上来,待看清是谁之后,激动得乱甩长刀,又差点把魏无羡捅了个正着。

魏无羡心有余悸。这没死在岐山,没死在姑苏,没死在烧山里头,死在了自个儿亲手带出来的兵手里,这得多窝囊!

魏无羡的出现成功引起了整个王府的轰动,最近王城被岐山的兵围得水泄不通,着实很郁闷,他们最敬最爱的大将军回来了,他们恨不得开宴会大闹一场。

江澄很快就知道了,赶出来,见到被围在士兵中间,灰头土脸的魏无羡,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。什么野去哪儿了不知道通知他,什么姐姐担心得一病不起怎么办,什么军队无首怎么打仗,有理没理反正发泄了一通。

魏无羡嘻嘻笑着:“我咋听说你找我找得要急疯了啊?”

江澄被堵了个正着,翻了个白眼。

最后把士兵打发回去,江澄仔仔细细打量了满脸倦容的魏无羡,叹了口气道:“回来就好。”然后狠狠抱了抱魏无羡。

江澄:“……”

江澄:“实话实说吧你他妈到底几天没洗澡!”

 

此时江澄把他带到议事厅,从墙上取下把剑,扬手丢给他。魏无羡接过来:“好家伙,好久不见。”是魏无羡的佩剑。

江澄在桌上摊开的巨大地图前讲解战况,魏无羡听着,有时问两个问题。

“怎么样?”江澄讲完了,问他。

魏无羡没答话,绕着桌子观察地图。江澄看着他的脸,心底蓦地生出了一丝寒意,他忍不住开口:“魏无羡?”

魏无羡瞥他一眼,江澄这回看清了他眼底的森森寒光,和有点狂气的……迫不及待?

“怎么?”魏无羡又低头去看地图。江澄心里的不安越来越浓。

魏无羡的见解还是一如既往的独到,他点出几个地方,分析一番云梦的优势劣势,然后制定出战术,江澄听了听,比他之前制定的胜算还要大些。

他说完之后,江澄终于有机会开口:“你这几个月怎么过来的?”

魏无羡喝了口茶:“啊?就是被姑苏给俘虏了,我又逃出来了呗。”

“那两个温家人怎么回事?”

“哦,那个温宁,就是岐山那夜放走我们那个,和他姐姐温情……都是我救命恩人。”

他们那一支的其他人呢?江澄没问下去,因为魏无羡脸上写满了不想再谈论这个话题。他心里满是纠结,自己的好兄弟怎么失踪一番回来,性子都有些捉摸不透了。

战术已定,他心里也有些轻松,就换了个话题:“你被俘虏到哪儿了啊。”他估摸着魏无羡大概是去给别人做苦劳力了,谁知魏无羡随意地答道:“王府啊。”

江澄大惊道:“他们认出你了?”

魏无羡说:“俘虏我的是蓝湛啊。”

江澄:“……”

魏无羡:“我失忆了来着。”

江澄:“…………”

魏无羡:“嘿你不知道,蓝湛可好玩儿了!”

我没想问你这个!你到底是怎么跑出来的啊???江澄在心底咆哮。

 

两日后,军队修整完毕。出战前,魏无羡在校场高台上说了几番鼓舞士气的话。其实只要他站在那儿就士气高昂了,那是他们盼了多久的大将军啊,带着他们打过出奇漂亮的仗的大将军。

魏无羡黑色金纹的披风在风中猎猎扬起,一身甲胄光寒,扬手,士兵万人举戟,齐声高呼,一派铁血豪情。

魏无羡居高临下看着他们,目光如霜,杀意如刃。一边的江澄见他神色,几天来不知第几次蹙眉。

江澄下令,开城门,军队如同滚滚的黑色潮水,奔赴战场。

魏无羡和江澄一同指挥,一日突围,两日已将包围圈彻底撕碎。

魏无羡骑在马上,看到包围中立着的岐山旗帜,上面只有一个太阳纹,意喻“与日争辉,与日同寿。”

所以战争终于平息之后,这场以云梦、兰陵、姑苏、清河为首,讨伐反贼的战争,这场无数英雄涌现的乱世歌舞,有了个名字:

“射日之征”

 

突围一战告捷,其他几处也传来捷报。几支军队已经离岐山不远,到了清河的一个附属地。其中赤峰王、德安王是率军亲征,几位大将军也终于会合,欲一同商量战事。

云梦军队姗姗来迟,在两位最近风头极盛的人物踏进议事厅的时候,赤峰王与几位将军已经到席。

看到那微笑着踏进来的人,姑苏大将军蓝忘机捏紧了手里的茶杯。

魏无羡目不斜视地在自己的席位坐下,碰巧他与蓝忘机挨着,魏无羡却像完全不认识蓝忘机这人似的,始终笑容可掬地寒暄,与其他几位将军并无二致。

蓝忘机话少,只静静看着他。

在商议起战事时,魏无羡句句精准而直切要害,让在座的几位都有些惊艳。他在提出战术时眼底森冷的精光却让蓝忘机多看了几眼。

魏无羡一番话讲完,狠狠点在地图中临雍王府的位置,声音不大但震慑力极强地说了句:“杀。”

其他几位有些愣,江澄突然感到背后发凉,不舒服地抖了抖。

魏无羡抬眼,终于毫不避让地对上了蓝忘机的眼睛,他讲话时的光彩消下去,这是一个有些空洞的眼神,只安静燃着一簇火焰。

 

岐山内仍然繁华,王宫仍然奢靡无度。

四只巨弓齐齐绷紧,一举便可射落炎阳。


TBC

写在后面:写《将军令》的初衷就是私心想让魏婴站在这样的位置吧。原著里他一辈子全是无可奈何,生不由己伤害至亲,死不由己万鬼噬身,生前千夫所指,死后遗臭万年。所以在这个故事里,江氏父母尚在,姐夫姐姐未丧,兄弟不曾反目,而他是个英雄。

2017.2.18还是不修了

这章写得挺爽的……

评论(64)
热度(440)
  1. 枫林晚青曳 转载了此文字
© 青曳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