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曳

   

【忘羡】将军令12

#古代架空,HE,更新不定期

这段时间微博接连被特别喜欢的太太和女神回fo,炸得失去自我……

但是这并不影响我卡文。尴尬.jpg

祝食用愉快w

正文:

月黑风高。

此时清河别府已经宵禁,静静的能听到外面街上更夫的打更。

院中走出一人,手捧一只白鸽,左右环顾一番,伸手一托,鸽子便飞了出去。那人看着鸽子将要飞越高墙时——

“嗖”地利箭破空一声,一支白羽箭正射中那只白鸽。

那人脸色登时惨白,回身欲跑,正好看见背着手缓步走向他的人。

这个人他很熟悉,他童年起的玩伴和师兄弟,也是他跟随多年的人。这个人走过来,弯腰从容地拾起那只鸽子,瞥了眼鸽子腿上拴着的信筒。

“我与江澄出去打猎那日,温晁正好就把我们截下,你说巧不巧?”魏无羡的语气像在问他早上吃的是什么,那人脚下不稳,退了半步。

“前几日,岐山军就像神机妙算似的,绕过了我的埋伏。你说,巧不巧?”

魏无羡也向前一步。他脱了战甲,穿着自己的便服,一身的黑,月光下他一贯带着的笑意也森寒无比,在那人眼里就是勾摄生魂的黑无常。

他挪这一步,那人才发现,魏无羡身后还站着一个人,拿着弓,看他的眼神带着几分痛恨。

“但是我活着回来了,这就不巧了。”魏无羡惋惜地道。

魏无羡话音未落,那人已经窜出去。就在此时,四面都亮起来,举着火把的士兵赶到,将他围了个严实。

那人白着脸,回头看魏无羡,喊道:“师兄。”

从士兵后头走出一人,拎着条马鞭,冷厉的眼光扫过他,道:“师兄也是你叫的。”

那人的脸在火光中被照亮,正是德安王多年的心腹。他和江澄魏无羡一同长大,师从同一人,小时候一起摸鱼掏鸟蛋,后来是一同上战场的生死之交。

魏无羡记忆恢复之后最先察觉的就是那日的蹊跷,他回来后立刻着手调查,多次试探,最终发现他们这个信任无比的师弟与岐山有书信往来。

“江家家法,叛我江家者,百鞭,打入——”

“明日斩首,示众。”

江澄闻言诧异,转头去看魏无羡。

在火把跳跃的光亮下魏无羡的表情很是莫测,他幽然道:“云梦军法。”

和江澄一起出来的还有一个人,一袭雪白常服,隔着一群士兵目不转睛地看着魏无羡的脸,指节微微抽搐。

 

回廊上投下淡如水的月光,将那立着的白衣身影衬得朦胧,更衬得他冰雕玉琢的相貌仿佛谪仙。

魏无羡看见他,打了个招呼:“蓝将军,月色不错。”

“魏婴。”蓝湛开口,“你脑中淤血未清,神智尚不清明。”

魏无羡愣了愣,缓缓笑了:“你不用安慰我。”他走近一些,伸出一双手摊在蓝忘机眼前,“看,蓝湛,我会杀人的。”

他手微微发颤。

这双手可以顷刻之间取人性命,却无法保护十几名老弱妇孺。

“魏婴。”蓝忘机语气中流出一丝痛色。

那日魏无羡为了护温情姐弟,放火烧山,只身踏入火中,火势直到次日才完全平息。一连两日,蓝忘机几乎把整个山头掀了个遍,没有找到魏无羡的尸体。

直到第三日,属下发现了一条草木被砍伐过的小道。

又过几日,来报称云梦君成功突围,而一时风头无两的,正是云梦魏无羡将军。

“我知道师弟的母亲被温晁关押,不得已透露我们行踪。”魏无羡面露疲色,有些烦躁地揉了揉眉心,冷笑道:“那又如何……顺我者昌,逆我者亡。”

蓝忘机还想说什么,但魏无羡已经越过蓝忘机想走过去,脚下却步履不稳,摇摇欲坠。蓝忘机立刻伸手扶住他,才发现魏无羡背上的衣服已经汗湿,呼吸也在发颤。

他从受伤以来时常夜里头疼发作,疼得忍不住喊叫也不是没有,但此时他紧紧咬着下唇,几乎要咬出血痕。

魏无羡的身体越来越沉,他喘息着轻道:“对不起,借我靠一下。”

蓝忘机动作一顿,还是扶着他,让他把头搁在自己肩上,身体却一直和魏无羡有着一拳的距离。

蓝忘机感到肩部湿了一片,应该是魏无羡额头冒出的冷汗。但魏无羡依然故作轻松地跟他说不好意思又把你衣服弄脏了。他说话时温热的气息扑在蓝忘机的脖子上,蓝忘机虚放在魏无羡腰间的手僵了僵。

“蓝湛……还好……我们不是敌人。”魏无羡轻道,声音隐隐有些哽咽,蓝忘机一愣,魏无羡已经移开,向后退了一步。

这仿佛又是那个同他疏离的将军了,带着客套的微笑道:“望君珍重。”然后转身离开。

蓝忘机看着他的背影。

离开姑苏的少年,打猎的将军,走进火中的魏无羡。

他的背影,蓝忘机竟然看了这么多次。

 

次日,德安王曾经最得力的副将因叛变之罪,依照云梦军法,斩首于各国军队之前,以儆效尤。

四国军队集结,向岐山进发,在途中遇到了岐山大军。

江澄扫了一眼,眉头立刻蹙起。

那潮水般涌来的铁色军队,数量似乎太过庞大了。他们走得越近,那轰然巨响就越是让人心惊,这数量,比起魏无羡分析得多了几倍不止。他看了一眼身边并骑的魏无羡,见魏无羡脸上也是渐渐露出惊诧之色,便知道这次,他们失算了。

有造反之心的临雍王,怎么可能不蓄养私兵。

四军结盟,指挥战斗落在赤峰王身上。赤峰王聂明玦丝毫不见乱色,指挥军队按原定计划排列阵型。

两军渐渐逼近,战鼓擂响。

魏无羡在后方看着战况,不料此时脑中突然一阵剧痛,他暗骂一声,额头的冷汗已经冒出来。

和他挨得近的是蓝忘机,魏无羡祈祷他发现不了,蓝忘机却感应一般向他看过来,魏无羡心下叫苦,板着脸装镇定,却掩盖不了惨白的脸色。

蓝忘机收回目光,不动声色地一人一马往前走了一些,把魏无羡往身后挡了一挡。

他们这边突然有了些骚动,魏无羡凝神看过去,发现他们阵营的侧面,一匹飞奔的马以虎狼之势向这边冲来,身后跟着一列精兵,途中拦路的士兵均被马上之人除干净,竟然没减他速度分毫。

魏无羡只看一眼便知道,这是温晁的副将温逐流。虽然是副将,但比起战术和武艺,他不知要强出温晁多少。温晁那些个战果,恐怕绝大多数都是这个人帮他拿下的,他顶多就在后面指手画脚,或者捡两个只剩一口气的残兵打杀。

温晁这人确实没什么出息。但他的副将有。

眼看着温逐流逼近,魏无羡抓紧缰绳。蓝忘机此时回头看他一眼,警告的意味很浓,魏无羡冲他笑了笑,突然一夹马背,冲了出去。蓝忘机眼神一凛,立刻打马跟上。

蓝忘机和魏无羡若是只有一人,和温逐流对打也许结果还未知,但两人一起,还有无数士兵相助,那就不同了。

温逐流被两人合力压制,立刻就处于下风。他也是个能冷静认清局势之人,见情况不妙,立刻调转方向。魏无羡赶至他跟前与他缠斗牵制,蓝忘机看准时机,长矛一刺,将温逐流刺了个对穿。

温逐流真是个冷静的,面不改色地看着腹部冒出的一截矛尖,依然举矛与魏无羡缠斗。

魏无羡脑中剧痛陡然加重,勉力挡下温逐流的攻击,却听蓝忘机大吼一声。魏无羡此时已经不太清醒,竟然就向蓝忘机看了过去,眼中最后落入的是蓝忘机焦急大喊的面容……蓝忘机什么时候这样喊过?余光里温逐流身后蹿出来一人一马,长矛向他头部狠狠扫过来。

兵刃相接的混乱,杀伐吼叫之声渐渐远去了。

世界归于一片黑暗。

TBC

下章大概就开始发糖了

2017.2.18基本没修

自己被自己虐了一下

评论(42)
热度(476)
© 青曳 | Powered by LOFTER